精选乐意之选小说网>网游竞技>因果何缘 > 序伊于胡底
    眼前入目腥红一片几乎令她难以看清任何事物,脸上沾上的鲜血也好,四周倒卧之人身上伤口涌出的血Ye也罢,一点点染上,至目力所及之处无一不是相同的红,散发和自己口鼻相同的臭,

    彷佛在确认所有人尚存一息与否,那些官兵提起剑,又一一cHa入地上早已失去生息的身T,那人影越发靠近,小nV孩唯能强迫自个儿动也不动,好使无人能够察觉她依旧生存的事实。

    然事与愿违,男人那一双沾满血的鞋履停在身旁,趴着的她难以见得,不过她似乎得以听见抬起剑的声音,她勉力抵抗身子颤抖,试图劝勉自个儿更放宽心些,可Si生大事哪里是这般轻易能够忘怀?

    长剑将要穿过身子之时,熟悉的剧痛袭来,一切似乎与从前发生过的事并无二致,差别只是她再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不若当时是不知何处的山地和将军府上下四十一口,而是这十年来提供自己庇护的青楼,

    「又梦到从前的事了?」长赐问道,显然此毫不意外,吴何心有余悸,随手披上外衣,坐到床边,双眸间仍显呆滞,

    遥想当年落到万人塚,濒Si之际,便得眼前长赐所救,後来才知这是汇情楼的主事人,而当年聚汇情楼夺权之乱,夺的便是长赐父亲夏楼主之权,亏得自己爹爹所助,其方幸免於难,嗣後重掌汇情楼。

    「如今什麽时候了?」

    「永康二十一年十月初四。」

    吴何敛目缓了缓,片刻,心绪甫平,终是点点头便做回应,长赐见状放下手中绣品,抬眸直面那人苍白的脸sE,似是思及往事,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「江平城终究地处偏远,都城岱南不得不回。」她提道,吴何自然晓得,却未说赞同与否的主意,正当长赐要同前几次一般放弃询问,又拿上绣品之时,不若她所想,这回,那人竟是长舒口气,开口同意了她的话,

    「也是时候了,这些年的照拂与救命之恩不敢忘怀。」她垂眸说着,起身便要一拜,长赐见了赶忙起身阻止,直摇头道:「当年若不是吴大将军数次帮了我,只怕轮不到我如今助你,且不说什麽救命的恩情,若真要论,还得是我欠吴家欠得多了去。」

    吴何闻言只直gg盯着眼前的长赐,慎重点了点头,似是想表达方才未竟之意,这才顺着长赐的搀扶起身,

    「你总是这般严肃,可还当我是朋友?」她玩笑道,吴何嘴角微g,似也觉得有趣,心中沉闷之意顿时要削减些许,只见长赐又自顾自说道:「罢了罢了,知你X情如此,何时上路?」

    「明日。」她爽快应道,转过身靠向窗边,远处落日余晖描绘这座待了十年的小城风情。

    昨日的落日还历历在目,甫一睁眼,马车外的喧嚣提醒着她早已远离江平的幽静,随着马车停下受盘查,她微微掀起帘子一角,既熟悉又陌生的城门耸立在前头,随着马车进入城内一隅停下,她并未理会急忙下车的长赐,只呆呆坐在车内,闭上双眸,先下车的长赐也并未催促,良久,随着一声喟叹,低语悄然响起於车内,轻如毛羽,

    「今事变尹始......」

    似有感慨同怆然,无形中夹杂其间,

    伊于胡底?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