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乐意之选小说网>网游竞技>因果何缘 > 第二回阿七案(二)
    吴禾稍作男子打扮,头戴巾,着一身布衣,一旁同作平凡打扮者赫然是先前相伴入城的长赐,二人并肩走在道上,不知是否有意为之,竟是正巧路过衙门,门口还残存先前因阿七案不满者留下丢掷与燃烧的痕迹,门卫警惕,不时扫向过路人,

    「许是扰了上头清净。」长赐先是开口,一听便是以口技伪作年轻男子,竟是和原先青楼之时大大不同,她瞟向身边面无表情的吴禾,挑了挑眉,可那人未曾回应,只缓缓放慢步伐,边用余光观察衙门四周,直至余光看不见衙门一点,方又加快脚步,随着人群,领着长赐往前头酒肆的路。

    「你真以为那点小动乱能扰了上头清净?」她替长赐倒了杯酒,与长赐一口江湖侠客的语气不同,她口中所出倒更像年轻书生或王孙公子。对头人脸上似有几分怀疑,随口饮了口酒,轻笑道:「何公子给我解解惑?」吴禾并未说话,只随手沾了酒,在桌上画出个字,惹得长赐伸长脖子靠向桌面,直打量起桌上酒水痕,看了好一阵子,愣是看不出什麽名堂。然眼前的吴禾并未有半点提前透底之意,她便只得更加仔细地瞧向那水痕,

    「走......尚?趟?」长赐低声念道,然不待她确认,吴禾竟是拿起剩余的酒,转手倒下,直至桌上漫上的酒水淹盖先前的字迹,滴落地上。长赐无奈,甚有几分yu要发作,吴禾却是半点不在乎,兀自又斟了杯酒,一口全全入喉。

    小时初嚐酒,她只觉烧喉,往往敬了酒便再不沾染半点,可当年事发之後,经历生Si交关和旧疾折磨,彷佛麻木般,再饮酒,她竟是半点感受不得烧灼感,只知那酒得以令她短暂忘却过往仇与忧。

    「少喝点,别忘了老头子说过的,你身上的旧疾可沾不得酒。」长赐道,趁着她喝罢,顺手夺过酒杯,吴禾却也没有抵抗,她只看向路过各式行人,老人蹒跚,拄条拐子走在路边,小子摇头晃脑蹦蹦跳跳从她眼前快步走过,小贩叫卖不时令那稚童四处张望,那头身扛担子的壮汉步伐稳健,由东往西走,连停下且歇歇脚心思半点未露。

    长赐眼见那人看得忘我,便也不舍打搅,独饮数杯,突地,方才观察四周人事者像是好不容易发觉对头还坐着个人,回过头与之对视,便见那人似已喝了不少酒,面上酡红,

    「打道回府?」她问,拿过长赐yu要再提起的酒瓮,轻放到桌上,长赐点点头,又摇了头,强打着JiNg神呢喃道:「可那事如何?」吴禾伸出食指弹了眼前人额头,虽是木着脸,言语间竟是有几分好气又好笑道:「你管好自个儿便是於我最大的助力。」长赐左手摀上额头发红之处,倒有几分清醒,直瞪着她并未回答,而吴禾只无奈摇摇头,起身便要离开,这下长赐可顾不得方才被吴禾「打」了一事,跟着後头也离了酒肆,那档着额头发红处的身形却是十足委屈。

    「你想好了?」她问,吴禾点了头应下,长赐想了想,又是问道:「不若搧风点火?」吴禾不大同意她的主意,直道:「轻举妄动,怕只会让他们得称心得更快。」

    「何故?」长赐反问,吴禾斟酌片刻,淡然回道:「人Si了便一了百了,动荡之存必有因,无缘因便无生果,皮之不存,毛将安傅。」长赐这才想通此中关键,原先思路走不通,便又陷入烦恼,最终只得挠挠头,不满道:「那我们只能等?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吴禾爽快应道,一如既往简短,然长赐并不满於她的回应,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,索X撇过头好不再看到吴禾,而吴禾只无奈弯了弯嘴角,便也不再言语,

    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,便也哪里是三两句话得以随意谋划?

    原以为这时机还有得等,孰不知竟是来得这般快,彷佛早有安排只等着她般,便是吴禾也始料未及,

    她亦未曾想过,与故人相逢时来得这般令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;https://kpc.lantingge.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